Nin.

还乡未衣锦,毕竟安归来。

无敌可爱的阿小生日快乐呀!现在大概在宅家热闹地庆生吧~今年没有贺图,等我没这么菜了一定画!!


前路多跌宕,我就有多浪!


夏天渐渐远去


呔,烦躁,月考一天六科什么操作


迷茫

      我还是会对W心动,看到他还是会下意识地害羞。但我心里明白,将近八年构筑起来的喜欢已经崩塌得所剩无几,剩下的都是养成的习惯和反射。我毕竟是凡人,还处在这个喜新厌旧的年纪,海枯石烂对我而言还太难,特别是对他毫无希望的反应。热情在一点一点地被消耗,还苦苦坚持着也只是因为心里不想承认快到尽头,只是人类的成就感在作祟。我说过我的择偶观是按着他长的,但实际上标准只是符合当年和我嬉笑的温柔幼稚而又热情阳光的小男孩的形象。如今这般疏远的关系,使我的W如同一块剔透玲珑的冰块,虽然反射着温暖的阳光,但对我仍然散发寒气。硬要说的话,现在和小w相似的二哈反而更像我的心选——不论说是兄弟还是别的,而与前桌这样的半个朋友相处还更让我开心点,不至于难过得心空。女生就是这样容易被勾魂的家伙。

      我想对W说谢谢他的出现,而我不确定喜不喜欢了。

     谁都没错,也没什么对错可言,不过是某个小孩子在矛盾的年龄心动后想凋谢的一场荒唐。


我没有爸爸了…我该怎么办…


对我而言今天发生了什么

简单概括有的没的:

     早上跑操累死人,新同桌二哈整个一斯文败类+人形弹幕机,但是还是想远嫁第三组的老唐。小鱼尾鳍和二哈打闹以至于一直把他往我这边推,搞得都很尴尬。

     下午精彩数学三连,考试状态不好,隔壁对咱不利。

然后就是与w的接触高峰。

     中午放学回家时,因为亲爱的阿丽拖课,我成功看到了在门外的w。不出所料,他又在吹口哨,似乎还是那个高不成低不就的水平。因为挪到了第一组,即靠近窗边的标准主角座位,于是乎,就华丽丽的眼神接触了…

     我:耶比耶比耶!!!

     今天一整天的快乐源泉全部都集中在下午放学后(天哪放学才是快乐的原因吗)。在结束了两节课惨无人道的高强度脑力运动(考试)之后,身心俱疲的我如同行尸走肉般准备回班。此时,在隔壁班接受了两节课的摧残的w也回来了。人群涌动,车水马龙,此时wzy(小雅)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稍微推了一下,w便倒向我这边。当然,他马上稳住身形,我也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所以并没有擦出什么奇妙的火花。

     但是当时的我的大脑:检测到尴尬情绪即将蔓延,立即启用紧急方案!于是还来不及思考,左嘴角就弱弱地扬起一个牵强的弧度——我想那是笑。作为一个每次看见w都会全身僵硬笑不出来的奇女子,这个难得的笑容简直是个奇迹。

     然而真正的奇迹发生在下一刻——w回敬了我一个同款笑容,一丝尴尬一丝平和与说不出来的东西,与平时的笑容略有不同,弧度更小,仿佛是截图截到的一样,却不失风采,更显可爱。之后种种遇见不提。

     说实话,我真的被他的笑容惊艳到了,不是因为这个笑容本身有多么的甜美,而是因为这个笑容(应该)是给我的。对现在的我而言,想要得到关于他的一些信息是轻而易举,只要胆子大,就可以天天调戏他。但是像这样收获他给我的非负面之物是难上加难,我差点怀疑这一切是否只是我的脑补。

    但是经过我严谨的推理,我还是认为这是真的。因为当时安排位置时,我被安排到了第四组的里面,所以出来时才被卡在路口。理论上说,当时我身边并没有什么值得他笑的东西/人,此为其一。其次,在我的回忆当中,他的朋友都不在身边,而且它原本的表情并不是很好。所以我想的只是他尴尬时的笑容,毕竟这孩子一尴尬就容易露出这样的表情,而且可以看出他心情不错。总而言之,他不是讨厌我,也不是雨我无瓜地笑。

     怎么能有这么好看又可爱的笑容嘛!!!我疯狂爱了!!!!小姚爷爱你!!!!!

难受


靠我真的司马心疼H和M了,两个小小只的小朋友在父母的管制下过得好难啊,特别是H,我真的好怕他失去希望…M还小还好点,希望她不要变成第二个H…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作业,我想骂人🤬